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不是人民參與審判,這不是啃得雞!!這不是啃得雞!!

 一陣忙亂,沒有寫啥心得,直接拷貝蘋果日報的報導: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鄭文龍今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痛批司法院今天起舉行的「人民與審判國際研討會」黑箱作業,沒有邀請支持推動陪審制的專家學者參加,僅以院方支持的「觀審制」進行研討及評估,無視學者在各國考察後提出的專業意見,只想強推觀審制,讓人民能看不能判;鄭文龍強調,「陪審團制度」才是讓人民真正參與的審判制度。

 

鄭文龍邀請《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真理大學法律系系主任吳景欽出席記者會。鄭文龍表示,司法院今天起到18日辦理人民與審判國際研討會,研討陪審制、參審制、觀審制三種制度,但卻只聚焦在觀審制度上,他痛批觀審制人民能看不能判,根本與花瓶無異,司法院每年編列3000萬元預算,卻不願意真正改革,簡直是浪費公帑。

 

黃越宏說,觀審制的推動只會讓法官承受更大的壓力與責任,因為人民沒有真正的決定權,決定權還是在法官身上,法官不僅要為人民的意見寫答辯書,最終判決還是要自己決定;吳景欽則表示,司法院推行人民審判制度,應是要當司法改革的火車頭,但過去推行的版本沒有一個送到立法院,最後也都無疾而終。

記者會結束之後,立刻趕往神秘的法官訓練學院,之所以神秘,就是明明地址是文林路273號,但是文林路來回三次,都找不到。所以到達會場的時候,司法院林秘書長錦芳介紹觀審制已經到了尾聲。不過聽到的幾個點,還是讓我懷疑,我應該是都蘭國小畢業的。

 

第一、 觀審員無權影響法官判決,而且法官如果不同意觀審員的意見,還要寫書面理由。現在法官寫判決書已經很忙了,以後還要多寫一份打槍觀審員的說明。

 

第二、司法院認為不是每個案子都適合觀審,他們舉例說,像洪仲丘案,社會群情激憤,就不適合人民參與審判,ㄟ,明明就是旁聽審判。相當不科學的推論,因為研討會自己的資料中,明明就是法官判決的死刑率遠高於陪審團,怎麼能夠說出人民比較有情緒的這種推論??還有,司法院找了一批人去觀審,然後這些人沒有參與過,參審、觀審等其他制度,結果司法院說這些沒參與其他制度的人,有七成的人認為觀審制好棒棒…。懂不懂科學研究阿???

明明就是法官比較有判死刑的情緒

叫只有參加過觀審模擬的人,說陪審、參審不可行,是甚麼白癡民調??

 

第三、司法院認為,專業技術的案子,無法讓人民參與審查,各位觀眾,記不記得小弟弟我曾經跟大家介紹美國的陪審團,專利、醫療糾紛這些專業的案子,照審不誤。司法院竟然認為案子太專業,人民不能審,若照這個邏輯推論下去,大家都沒有法律專業知是,就不能審啦!!難道,沒有殺人專業知識,就不能審殺人案??然後司法院還說成立「科技」法庭,讓裡面資料都電子化,大家可以拿平板電腦下載,就可以審案子。好啦,如果這就是他們的科技專業程度,難怪他會認為高科技的案子,人民沒資格審…。

 

第四、觀審員還有罰則,陪審團拒絕宣誓罰三萬,請問一下馬英九賣台都可以宣示捍衛主權了,不宣誓罰款,是罰哪一國??如果觀審員洩漏案情要罰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十萬元以下罰金,觀審員在終局平義時拒絕陳述罰三萬以下…。對了,明明法官就是可以不鳥觀審員的決定,然後觀審員還要被當成賊一樣,附帶有罰則。有責、無權,誰想要當??

 

以上是我聽到的部分。其他我沒聽到的部分,黃致豪律師如此神解:

 

• 採陪審制,民眾疑慮最高,有罪無罪由無法律素養的民眾決定,容易誤判? 白話:人民這麼蠢,不符菁英司法原則;誰讓你判阿?

 

• 採陪審制,成功率最低:典型陪審採12名陪審員一致決,案件不易審結? 白話:有沒搞錯!要十二人討論辯證,搞的也太麻煩了吧!不過就是個刑事被告的命運而已阿!找一個人判判最快啦,還跟你民主咧~

 

• 陪審制透明度最低:陪審判決不附理由,有封鎖當事人上訴權益之虞? 白話:陪審判決法官不用寫判決書耶,這樣上訴審法官哪裡有業務可以不斷的發回更審?

 

• 陪審制民眾接受度最低:亞洲國家文化排斥之,我國民眾接受度也最低? 白話:我司法院委託我的機關用我的方法作的民意調查,好巧!內容都呈現全國軍民一心,上下擁護台灣獨創、世界獨步的觀審制耶!簡直跟戒嚴時期全民一心擁護獨裁政權一樣巧~

 

• 陪審制違憲疑慮最高:事實認定全由人民決定,無法官參與,程序是否正當?恐生違憲疑慮? 白話:人民不是憲法的主人,怎可以參與審判阿。參與了當然就不是正當程序呀。

 

• 陪審制法制衝擊最大:訴訟法必須全盤改變,修法曠日廢時,接軌困難? 白話:唉,這麼麻煩,就別搞死人了吧;反正只是人民的權益而已~畢竟審、檢、辯都沒有人想改變菁英司法的現況哪。

有點名座位表的"國際研討會"

(黃致豪律師攝影)

 

雖然會議進行中,其實早就想要撤退,不過太想聽最後一場,全世界各種制度的比較的演講,一邊聽,一邊覺得好笑,司法院找的各國專家,根本就是再打自己的臉,難怪司法院很低調的開。日本參審制的代表隊說:日本人民的裁判員,選上裁判員之後,都表現得很好(司法院可是設下好多條件不能夠用觀審制喔)。

司法院是把其他用陪審團的先進國家的人當白癡嗎??美國法律人都說沒這些問題了。

 

沒有一種制度是完美的,所以司法院就找了一堆專家來講,陪審、參審制度的問題,來背書說他們的人民觀審制,最沒有問題,根本就是大白天見鬼!!司法院如果強推旁聽觀審制,人民的決定法官可以輕易否決,人民一樣覺得司法不公,法官又要花更多時間寫文章,說明為什麼不服觀審員的判斷。觀審員又有罰則又有一堆限制。一定搞到天怒人怨,結論就是人民參與審判,不可行,因為國情不同,所以台灣還是用英明神武的包大人審判制比較好。說到國情不同,中午吃飯的時候,餐廳因應「國情不同」,搞了一雙雙比普通筷子粗的公筷,大而無當的公筷,反而讓人夾菜夾不起來,卻又讓人覺得如果用私筷去夾也怪怪的兩面不是人的狀態。更像是「國情不同」台灣自己搞不完的核四廠一樣。這種半調子投機司法改革,可以預見,只會學到別人繁複的手續,卻學不到別人把司法搞得更公正的制度。搞了半天,司法改革繼續空轉,貪污法官、恐龍法官依然橫行,ㄟ!這肯定又是在野黨在杯葛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