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陪審團第十一、十二天,避免毒樹果實(Fruit of the poisonous tree)

 
 

 

以前依稀有聽過這個東西,不過是今天才把它弄懂,維基百科是這樣寫的:是調查過程中,透過非法手段的取得的證據,證據的來源(樹)受到汙染,那麼任何從它獲得的證據(果實)也是被汙染的,在訴訟審理的過程中將不能被採納即使該證據足以扭轉裁判結果亦然。例如,一位警察對住家進行違憲(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搜索,取得了一把車站儲物櫃的鑰匙,之後發現的犯罪證據亦來自該儲物櫃,那麼這個證據便很有可能因為毒樹果實理論而被排除。比如說上個禮拜最有名的判例,警察逮捕人犯,但是警察沒有得到法官允許,就看了人犯的手機,發現人犯跟幫派份子有許多合作資料,因為沒有法官的搜索令,這些資料,就不能當成證據,放到陪審團前面。

 

米國人很努力避免這個問題,在案件進入陪審團程序之前,檢方要在10天前把蒐集到的證據給辯方,十天內便方可提排除證據的意見給法官,然後法官會把雙方找到法院,進行審判前的「證據排除」聽證會。聽證會中針對檢方採證的過程是否合法,逮捕的過程是否合法,採集的證據力(超越合理懷疑)是否足夠進行討論。至於超越合理懷疑,那就是法官的判斷,如果法官排除了某證據,律師不服,可以書面載明,在案件進入陪審程序,有了判決之後,再用這理由上訴最高法院。相反的,如果檢方不服,檢方可以宣稱這個證據是足以影響全案判決的關鍵證據,立即上訴,不過如果高等法院判檢方敗訴,那這個案子就直接等於被告無罪(因為哪叫檢察官說的那麼關鍵證據,被判無效,案子當然沒搞頭,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了。)。

 

 

我們實在很幸運,在法官解說的同時,一通電話進來通知法官,今天中午過後,就有一個審判前的證據排除聽證會。說到這個,人家米國很習慣,使用有法律拘束的聽證會,避免有人作不實證據,台灣說要辦聽證會,好像要逼行政單位跳海一樣。總之,一群人立刻趕到法官專屬的600號法庭,對了,美國法官都有自己專屬的法庭,然後每個法庭都有不同的風格。

 

參訪團看了的一個證據,也就是逮捕嫌犯的證人,警察自己被傳喚,故事大概是:警察在接上,看到有一個人叫了一輛計程車,之後三個人衝上車,警察眉頭一驟,發現案情並不單純,兩個警察一人一邊,開了車門,聞到毒品的味道,看到中間的人有一個袋子,本來左邊的人要乖乖把帶子給警察,被中間人阻止了,警察覺得超越合理懷疑所以就逮捕了他們。之後坐在右邊的人突然認罪,說那包毒品是他的,後來他就被起訴了。法庭上,辯方律師一直用許多細節,質疑員警沒有依照適當的程序逮捕。因為這是2013年的案子,許多細節,員警都記不得了。後來法官表示,許多辯方律師都會這樣,問許多細節,然後用員警答不出來,或答錯為理由,希望可以得到陪審團的認同。

 

台灣也有類似證據排除的程序,就是準備庭,不過都把全部的程序混在一起,在這個過程裡面,法官已經吃了許多毒樹果實,加上院檢一家親,心證特別容易成立,所作的判決就很容易有失客觀。美國連指認犯人的程序,都非常的小心,除了用不同的照片指認之外,為了避免陪審團會有偏見(因為如果嫌犯的臉出現在像片資料庫裡,就表示嫌犯有前科),還會安排六個外觀類似的嫌犯,(比如說證人說見到嫌犯身高約170公分,金色頭髮,檢方不可以找一堆180公分,黑色頭髮的人陪襯)給證人指認。在美國只有幾種特殊狀況,才會在陪審團前,揭露被告的前科資料,第一、被告要求揭露受害人的犯罪資料,第二、性侵犯,第三、侵害兒童,第四、為了質疑證人可信度,可要求接漏證人的前科。不會像在台灣直接就是一個嫌犯讓證人指認,有時檢警還會在旁邊敲邊鼓說就是這個人。 

 

陪審團,與陪審團之前的排除毒素果實,法官的選任與司法獨立,在美國構成了法治與人權的三大保險網,在台灣根本完全沒有,比如說馬政府的特偵組,教唆辜仲諒作偽證,說有給陳水扁錢,結果辜仲諒自己都說是偽證了,陳水扁還是被關到身體快要報銷。在推動陪審團的過程,鄭文龍律師一再表示,台灣的司法,根本還是在中古世紀階段。話說,台灣可能沒有辦法像美國對於人權有這麼周全的保險網,但是建立陪審團制度,或許可以讓台灣超英趕美,脫亞入歐,稱霸宇宙,光復大陸。

 

在第十二天,發生一個趣事,在前往聯合國大廈參訪的路上遇到一個在被上次中文字的外國人,她可能以為中文字很酷,不過知道中文的人看了很傻眼,她刺的是十二生肖的中文字。這狀況很想台灣在學人家的司法,最終要的精神都沒學到,學了一個四不像的東西,讓應該三權鼎立的社會,缺了一隻腳,顛顛簸簸。

 

美國行第十一天,紐約的法院行程告一段落,第十二天準備要從紐約移師到舊金山,白天快速的參觀聯合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遙想,如果當年不是獨裁者蔣介石的偏執,台灣今天還是聯合國承認的國家。說句不專業的玩笑話,如果有一天真要挑陪審團,我的問題肯定會是,請問各位陪審團候選員,在馬英九搞爛國家之後,第二次大選繼續支持馬英九,是否投票支持馬英九?如果是,我想我有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據力,證明這種人的判斷力,無法擔任陪審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