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國第9、10天。想不出標題了....總之記錄先

 美國是聯邦制,各州法律都有不同,紐約法官詳細的為我們介紹紐約的陪審團制度,比如說在紐約,雙方律師最高有20個無條件剔除權,所以陪審團的選任過程,會拖比較久,還有在紐約,法官要對陪審團下指示文件(相關的名詞解釋、適用的法律概念等)的時候,必須經過雙方律師的同義(通常辯方律師都不會同意)…。聊起台灣司法院正在推觀審員(政府出錢讓人民去法院參觀法官多麼英明神武)的假司改制度,法官認為,陪審團有好有壞,不過如果只是觀審,那就是把陪審團制度好的去掉,保留壞的,絕對不可行。

 

這次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法官對陪審團候選人的問題,之前我們介紹過,法官會制定一些問題,過濾不能適任的陪審員。這次參訪的法院剛好位於治安與經濟較差的紐約布朗斯地區,許多人都有犯罪、被害、或是生計困難的問題,所以法官選任陪審團的時候,都會特別針對這些問題去詢問。比如說:擔任陪審團期間,雖然每天有40美元津貼,但是生計會不會有問題?稍後參訪紐約的陪審團選任程序,跟華盛頓比起來,紐約的速度非常快,法官口頭上問,如果理由合理的,很快就排除,今天被問到的有要念書的、哥哥要結婚的、要照顧妹妹的…這些理由。法官一邊問還會跟候選人聊天,相當了解當地的狀況。

我問擔任過法官的張靜律師,台灣的法官能夠像這樣嗎?張靜律師回答說,美國的法官都是從律師選出來,在當律師的時候對於人生百態、地方的社會狀況都會有很多的了解,台灣的法官是考試出來的,對於社會的現況,未必了解。所以才有之前所說的恐龍法官、奶嘴法官。張律師認為,台灣司法體系糾結許久,如果法官不了解人民的狀況,那不如把審判的權利交還給了解人民狀況的陪審團。法官只要向美國法官一樣,在需要陪審團案件的時候,公正的維持程序的進行,受到大家的敬重,不用花時間去搞萬言審判書,其實是好事一件。當然,除非想要賺一點外快…,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行程緊湊,下午光速路過紐約洋基球場之後,趕往位於市政府附近的法扶中心,紐約的法服在刑案部分,就有500律師,接待我們的是會講中文的正妹律師,她說,之前紐約市長共和黨的朱利安尼,對窮人很不友善,針對許多小罪制定罰則,比如說不能隨便躺公園的椅子(遊民),地鐵不能用行李占據座位(拾荒者)…,所以很多人因為微罪被起訴,她的理想就是幫助這些人,罪刑可以減除或是減輕,所以才在法扶工作。之後她率性的穿著涼鞋帶我們到提審犯人的夜間法庭,到了法庭才隨便換包住腳趾的鞋子,在充滿尿騷味的亦間法庭穿梭,爭取弱勢權益,完全取代女神清桃在我心中的地位…。

 

負責提審犯人的夜間法庭,就是白天警察抓到的犯人,憲法規定24小時內要幫忙找律師、上法庭,所以下午5:00-凌晨1:00之間,會有負責提審的夜間法庭。大致上決定犯人要不要交保,或是認罪協商後確定罪名。比如說今天第一件案子,是家暴案,法官判決犯人可以交保,不過交保的條件,就是法官同時會開出一張對於受暴者的保護令,犯人連電子郵件都不可以騷擾被害人。

 

張靜律師問說台灣法官會說有串證之虞,所以收押,美國會不會?夜間法庭的法官說,美國的法律很重視個人的自由,所以很少會被當庭收押,除非真的涉及重罪,或是需要直接送去精神鑑定,或是身上已經有通緝令,才會當庭收押。法服律師表示,她這麼久也只有協助過的兩件案件,犯人當庭收押,一件是性侵兩歲半女童,一件是犯人違法賣出了八支槍械。律師說,可能因為昨天許多人都去參加同志大遊行,而且遊行又和平落幕,所以今天沒有甚麼犯罪,夜間法庭很快就結束了。趁天還沒黑,去看看每次科幻片都會被毀滅的布魯克林橋、還有重建的世貿大樓。想到法服的海報,司法的天秤向金錢傾斜。在台灣可不只有金錢的力量,還有國民黨的力量壓在天秤另一端。建立司法的陪審團制度,或許是把天秤平衡回來的唯一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