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陪審團第七天,慎防法袍症候群

 這幾天在華盛頓法院附近參訪的時候,常常看到john marshall(約翰馬歇爾)的雕像,在聯邦最高法院中,他的雕像被放置於正中央。非法律人的我不了解這個人有啥搞頭,上網查了一下, John marshall法官是奠定美國三權分立的人。話說故事差不多是這樣,美國第二任總統下台前,為了可以繼續控制司法系統,一口氣提名了42名共和黨的人擔任司法官。就如同馬英九把監察院、考試院還以司法院都換成他的人一樣。第三任總統發現了,所以把聯邦司法官人數降到30人,用了原先42名單中比較沒問題的25人,然後扣留住5個人的聘書,想要自己聘5個人。那5個人告總統。john marshall 寫了一個聽說很厲害的判決書,大意是說雖然認為那5個人,本來就應該獲得委任狀。但是為了避免行政與司法的衝突,他把問題提升到憲法層級,判決書中他說,雖然法律有規定最高法院自己也可以下達「訓令狀」要求國務卿發放委任狀給這5個人,但是因為憲法制定三權分立,所以他不發訓令狀。他在判決書中主張國會是立法機關,不過國會立的法有沒有違憲,要由最高法院來解釋。從此奠定穩固的三權分立基礎。反觀羅瑩雪要幫john marshall擦屁股的資格都沒有!

一開始興建最高法院,米國人就自許要蓋一個司法的殿堂

火速看完聯邦最高法院之後,再音速參訪國會圖書館,再光速參訪國會大廈。看到美國的國會大廈與國會圖書館之後,令人感嘆,難怪是三權分立的國家。他們在興建國會與最高法院的過程中,就已經完全考慮這因素,要興建最美好、最經典的建築。不像台灣,國民黨政府充滿移民心態,總統府用別人的,立法院用學校舊建築,行政院醜到爆。在美國會大廈裡,看到她們把建國以來重要事跡都搞變牆上的壁畫,想到國民黨用比吃錢還更用力的力量毀滅台灣的歷史,讓我當場流了兩滴男兒淚。美國國會中,到處充滿對美國歷史有重大意義的人如海倫凱勒…等的雕像,台灣擺來擺去就是殺了無數台灣知識分子的蔣介石銅像,美國人對於有貢獻的人民的尊敬,遠大於沒貢獻的總統。如果馬陰九在美國,可能會因為身為美國綠卡持有者,當選別國總統,放在重要的位置…廁所旁邊。光速看完國會大廈後,趕往法院與法官會面。

 

人家紀念的是人民,國民黨紀念的是獨裁者。還有一堆白癡跟著拜

大憲章

獨立宣言

每個銅像都有特色,雷根下面,有柏林圍牆的碎石

法官為了讓團員能更加體會陪審團的情境,提供比中國團更好的解說,讓台灣代表隊坐在陪審團席上面,接受大家的提問。大家紛紛針對陪審團實際操作的案例提出疑問,比如說:語言不通怎麼辦?陪審團員生病怎麼辦?怎麼樣挑選陪審團員?…。我則提出疑問。在華盛頓看了一星期的法院,除了之前那個美軍槍誤殺伊拉克人的案子的法官聽到打瞌睡外。所有的法官都很客氣、公平、專心在維持陪審團的運作,最重要的,都顯露出對司法的熱情與對人性的關懷,我問他怎麼辦到的。

 

法官與團員合照

連人犯的拘留室,都讓我們玩

團員親自坐上陪審團席

法官笑著回答:有一種病叫作「黑袍症候群」,就是說法律人批上法袍之後,就會覺得自己是完美的。他一直在保持反省,讓自己不要生這個病。而且美國地方法官任期15年,聯邦終則是身制,選任過程,法官都要先當過律師,有許多跟人民案件接觸的經驗。然後在挑選過程中,七人審查小組會去諮詢跟法官候選人對戰過的律師,如果法官候選人當律師的時候,明顯有問題,就不會選上。這個過程可以避免許多恐龍法官、奶嘴法官。至於在陪審團上怎麼維持和善、公平的態度,法官表示,這個是可以訓練的,他自己在大學裡面有開「審判的藝術」這門課。在台灣應該要上的是「抱總統大腿」的藝術吧??法官還讓團員參訪了陪審團的討論室,犯人的居留室,團員還進去拘留室裡面體驗,甚至還讓團員坐上法官席。最後,法官完全了解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之後,開心的帶著台灣的帽子,與團員合照,並且答應如果有機會,願意到台灣來介紹陪審團制。

 

我想,可能就是天生的本性,人類穿上袍子之後,就算是把紅色內褲穿在外面,也為覺得自己很屌,屌到可以理所當然,排隊歡迎不知道殺了多少宗教人士的專制政權的代表。屌個一天兩天,可能還有救,如果屌十幾二十年,屌習慣之後,就不會屌其他人了。如果是普通人,不屌人也沒關係。但是如果是負責審判別人的法官,不屌人,就會很有問題。既然,穿了袍子,會變屌是天性,在人類進化前,審判的權利,交給由普通人組成的陪審團,肯定會好一點。工作交給陪審團,法官工作可以輕鬆一點,又可以受到尊重,不會被說是某政黨養的,不是很好嗎?還是因為如果審判工作交給人民之後,就不能私底下A一點好康,所以反對台灣用陪審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