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陪審團第六天。門內門外都該是同一把天秤

 抵達巴爾的摩法院之後,州政府檢察官對陪審團制度作檢報,不過前幾篇罔誌已經介紹過,內容差不多。介紹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的司法制度,這部分面積不大的台灣不會用到。比較特別的是,美國檢察官不能指揮警方辦案,只能針對採證據的方向給予建議、比如說血液樣本、DNA採集…等,檢察官搜集警方採集的證據,給負責只決定該不該起訴的「大陪審團」。如果大陪審團決定要起訴,才會進到的陪審團審查證據的程序。之後進到法院,恰好遇到犯人認罪,所以不需要陪審團。法官當場跟我們聊了一會,說許多案子,被告或被告律師判斷,陪審團不會喜歡的如酒駕、兒童暴力、性侵等,通常被告會直接要求法官判決,不經過陪審團。

 

之後回到巴爾的摩法扶中心,團員與協助弱勢的律師暢談,情況又似乎不是如州檢察官所說。法扶的律師認為,陪審團制度仍有許多不足應改善,第一、陪審團只選美國公民,代表性不足,因為有很多美國居民,不是公民。第二、負責決定要不要起訴的大陪審團,被告不知道自己的案子已經被調查,也沒有前往辯駁的機會,只憑檢方的證據,通常都會判起訴(雖然大陪審團員有權利要求調查證據)。所以仍然會有類似台灣濫訴的狀況。特別是美國有些檢察官與法官是選舉產生,為了表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通常會更用力起訴嫌犯,造成法院案子審不完。

法扶律師表示,近年有一種窮人被起訴的比例越來越高的趨勢,因為權貴階級比較不容易被起訴。根據法扶律師表示,手邊有超過八成的案子,其實不需要起訴,用認罪協商或起法官直接判決,但是為了檢察官的業績,還是進入陪審程序。預防檢察官濫權,美國的司法制度有幾道防線:一、憲法明定的陪審團;二、州政府可立法規範;三、選舉制度與法院的判例節制。但是關鍵還是在於檢察官必須維持中立。台灣的檢察官、警方與行政單位難分難捨,如果必須針對警方的疏失起訴警方的時候,檢察官通常會袒護,比如說警察假藉客房服務的名義踹門,檢察官應該也會「濫權不起訴」吧?

 

法扶律師表示,法律人必須要有一個體認,就是正義的伸張不等於有罪判決。無罪判決、認罪協商都是一種正義的表現。如果檢察官能有這種體認,或許就不會衝高起訴的數量(多起訴到窮人),來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從這個角度來看,檢察官用選舉的,或是用官派的,台灣與美國都面臨各自的問題。但是,定在美國憲法理的陪審團制度,至少有平衡的功能。法扶律師表示,在美國有強大的法律人相關協會,如昨天參訪的ABA,強大的同儕壓力,也會有制衡的效果。對於台灣推動陪審制,法扶律師幽默表示,如果上網搜尋陪審團,先找到的,會是教你怎麼避免成為陪審團的守則,比如說自稱外星人之類的(自稱台灣總統可能比較容易取信法官),如果台灣要推動陪審團,要想辦法在文化中,讓人民認為成為陪審員是一件很榮譽的事情。

 

法扶的律師表示,現階段的最強制刑(法定最低刑期)制度應該要改革,許多弱勢者因為社會因素不得以犯法,卻因為法律明定的刑期,錯失重新做人的機會,非常不公平。因為我們來自台灣,對方很用心的安排到金鶯隊球場參訪。參訪於三點結束會談,步出法扶大門的時候,看到玻璃門上印著天秤的標誌。心中想,法律人,門內門外,應該要用同一把天秤來衡量正義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