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陪審團第五天。陪審團,讓法律裡的人是「個」人

 早上地方法院參觀了三個庭,第一個庭處理很多不需要陪審的程序,其中請教專業律師之後,有量刑程序、重案程序、認罪協商程序,但是這不是非法律人的重點,重要的是,美國的法院,開庭的時候,門外就貼著法官姓名、還有每個案件的名稱。

 

更重要的是,法官把誤入歧途的被告,當成人談話,跟他討論人生走向,勸他機會不多,要他好好把握,而非威權的訓斥。法官作認罪協商,量刑,在作要不要假釋的時候,想的是被害者以後要怎麼過人生。不是說,法律規定要量型,就量型。其中一位違法持有槍械的犯人,當律師準備幫嫌犯求情的時候,法官打斷律師,表示案情他都研究過。但是,當犯人要陳述自己的苦衷的時候,法官卻給他充足的時間發言,當犯人提到自己因為此案,遭遇失業、失眠的困境的時候,法官還安慰他說未來的路很困難,要努力走下去。甚至被告沒有講到的困境,法官都想到了,還說給他聽。

 

最後那個犯人被判六個月,緩刑一年,犯人很服氣的表示:如果這是命中注定,他也無話可說。試想,一樣的結果,如果法官沒有對犯人釋出如此友善的態度,讓犯人覺得被體諒,嫌犯或許抱著對司法的質疑、對社會、對人生失望,接受懲罰。對於犯人的未來,就可能殘留有不良的影響。法官把犯人當人尊重的態度,讓本團不願具名的朱小姐,淚灑法庭。她表示,法官不像是高高在上的裁判者,反而像是一個好朋友、導師,用心的了解、並且有幫人著想,光是法官可以讓嫌犯敞開心胸講出那一番心情,就很了不起。相較之下,台灣的法院作的是,撕裂人,讓法官、檢察官、雙方律師、受害者、被害者相互對立,相互傷害。

 

下午前往美國法曹協會訪問,美國法曹協會有五十萬以上律師會員,致力司法正義、人權、反貪污、公共政策、刑事法改革、司法改革、法曹制度、法制公民教育、婦女權益等工作。而且美國法曹協會有許多義務律師,幫其他約50多個國家建構完整的司法制度。代表團領隊鄭文龍律師當場提出台美合作建議,美國法曹協會代表,立刻表示歡迎。會中大家針對各自的疑問題問,比如說這幾天困擾大家的問題,在資訊發達的年代,怎麼確保陪審團不會受到網路或相關新聞的影響?陪審團有沒有能力判罪?陪審團會不會被恐嚇、收買?

 

ABA的律師,不厭其煩的回答這些問題,陪審團有沒有能力判罪,他們的說法竟然跟我昨天觀察的心得類似。他們覺得當人民開始進入陪審,在這個位置上所感受的責任,就會讓人民很專心、用心審查,只要法官有足夠的訓練,與雙方律師協商,公平客觀的下達審判指示,也就是說哪些證據、證詞可用,哪些可忽略,哪些不可用,陪審團要進行審判的時候,要注意哪些法律原則。以ABA五十多萬會員無數的執業經驗,她們認為雙方律師、檢察官要做好充足的準備,才有可能讓陪審團一致通(刑事案件)過或是絕大多數(民事案件)。至於陪審團會不為被收買,他們認為機率低,而且被收買影響判決的機率,遠遠低於單一個法官被收買影響判決的機率。他們建議,如果台灣要推動陪審團,就要想出可以說服法律界、人民的「好處」。

我想,或許可以這樣說服大家,第一,陪審團是人民作判決,所以判刑之後,人民不會罵司法不公,增加司法公信力。第二,法官只需要維持陪審團程序正當,不用負擔判罪的責任,不用寫一堆判決書,還可以準時上下班。第三,律師可以心平氣和,不會被檢方、法官用言語攻擊。第四,雖然司法有贏有輸,被判有罪的人,難免覺得司法不公,但是參加審判的12個陪審團,因為他們作了判決,他們會覺得司法是公平的,覺得不公平的與覺得公平的比例高達1:12,對所有法律人來說,就會受到人民的尊敬。五、可以創造陪審團顧問業,法律人增加就業機會。六、對人民來說,比較不用擔心法官貪污,或是政治迫害。七、法官不用為了想升官,違背良心作判決,身心靈都會健康一些。八、法官、檢察官、律師如果可以減輕負擔,就可以在審判的過程中,不要把當事人當成審判書上的一個名字,而把當事人當人對待,把當事人當人對待的過程,其實也是把自己從法律機器中拉回人的位置。不過這一點,需要哲學家好好論述,我就沒辦法。人成為人,不是司法、哲學、倫理學、宗教的終極理想目標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