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國賠審團制度第四天(趙藤雄還是謝清志?小蝦米才會幫助小蝦米。)

 昨日挑選完陪審團之後,今日展開「開庭陳述」的程序,雙方律師把案情向陪審團詳細說明一次,之後才開始傳喚證人。有趣的是,昨天在挑陪審團的時候,不太想要花私人時間的陪審團成員,一改昨天不太情願的神情,看來痞痞的黑瘦巴巴,還有大條不甩的黑人阿罵,還有穿西裝的白人,每個人都露出名偵探柯南的眼神。或許,有點類似量子力學的觀察者效應。當陪審團開始觀察案子的時候,平常四散的法律相關概念,突然凝聚起來。透過成為陪審團的機會,其實也是對陪審員很重要的法律教育。

 

控告聯邦政府濫訴的摩爾先生的律師,開始陳述,他的策略就是主打聯邦政府違反第一憲法修正案,懲罰善良人民言論自由。摩爾先生的律師拿出相片證明他打過越戰,忠心愛國,白手起家,好不容已把原先虧損的公司轉虧為盈,然後發明了新的掃描機器,但是美國政府卻興趣缺缺,摩爾先生因此批評政府打房,說台灣房價太地,不對,是批美國評政府不用高科技掃描器,卻引來美國政府無視於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的用預防性濫訴的手段報復摩爾先生。摩爾先生果然是有錢人,聘請的律師團隊洋洋灑灑80分鐘的簡報,其中資料包含當年檢方顧問公司的證人測謊19次通過,都說摩爾先生不知情,檢方卻採用他在檢方壓力下說的一句:「摩爾應該不會不知道吧?」、聯邦探員自己的筆記記載摩爾先生可不知情…等。

聯邦制府的律師主打官員「依法行政」(咦!?),辯方律師只拿出一張海報,上面是REI公司、顧問公司、還有美國郵政公司的圖,摩爾先生為求儀器出售,四處碰壁,然後郵局理事指點他去找顧問公司,之後摩爾先生跟顧問公司常常電話熱線,最後果然讓郵局採購了摩爾先生的設備。不過不用摩爾先生的設備的郵局局長「剛好」被解職(就像把王金平判無罪的庭長拔掉),推薦新的郵局局長的人,又是顧問公司的人…。郵政局的稽核官要追辦此案的時候受到高層的壓力,不得已才去找聯邦檢察官。最後強調這一切都是有合理的懷疑才踢破旅館大門把人趕走,ㄟ,不對,是有合理的懷疑,才跟檢察官合作。還是透過避免人民被政治迫害、防範政府濫權、的大陪審團(決定要不要起訴的陪審團)的一致同意,才起訴摩爾先生。郵政稽核官只是盡忠職守,不是要打壓言論自由。

 

這個案子,讓我想到趙藤雄與謝清志,當紅的趙藤雄行賄營建署長應該不用介紹,謝清志大家可以網路搜尋一下。本來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的他,原本是美國高薪、高科技人才,民進黨執政之後,為了台灣的發展而回國,並且成功的解決高鐵經過南科的震動,可能會讓高科技廠房良率出問題的狀況。因為要解決南科高鐵振動,必須用台灣沒有的特殊方法,沒辦法照現有的採購程序。結果被辦綠不辦藍的特偵組檢察官濫權起訴,特奸組還恐嚇國科會公務員栽給謝清志,(就好像要辜仲諒作偽證說給陳水扁三億一樣。

 

摩爾先生,是趙藤雄,還是謝清志,這個庭預計需要三星期的時間,我們無法全部看完。不過看到美國法官、陪審團制度,我可以確認,面對大鯨魚對小蝦米(英國內地迫害美國外地、中國內地迫害香港外地、政府迫害企業、企業迫害公務員、大企業迫害小企業…)的迫害,以人民為陪審團的制度,確實可以比較保障人民權益。

 

最後值得一提的四點,在冗長的陳述過程,一、法官很有耐心的讓雙方律師與證人充分發言,並未向台灣法官一樣常常指導辦案、打斷、反駁發言。二、當聯邦政府檢察官不守時卻想要提程序問題,法官立刻變臉,不會台灣院檢一家親,法官只會對人民與人民的律師變臉,法官對聯邦政府律師變臉之後,回頭又對陪審團超客氣。三、法官對於雙方律師提出要調查證據的要求,不論準駁,都會處理,不會像台灣有些法官,如果跟他心中立場不一樣,就不處理,或是直接幫檢察官說話。四、雙方律師交換證據的過程,可以看對方手上的證據,避免政府用一些奇怪的黑資料搞人民。

摩爾先生的案子,進入到傳證人的程序,之前在香港看過。所以轉往另外一庭看美軍在伊拉克誤殺人民的行事案。雖然時間很有限,不過美國法院的翻譯、打字人員相當完整。聽帶團鄭文龍律師說,他曾經處理一個案子,奈及利亞人販毒,台灣法官根本聽不懂,然後就判死刑。總之,台灣的司法,真的非改不行,但是從讀三小主義的台灣人的教育嚴重缺乏這一塊。大概除了自己上過法院之外,很難有感。陪審團推動聯盟任重道遠,可謂一步一擂台,需要大家多多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