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國陪審團制度第三天。(至少在法院前,人人可以趨於平等。)

 
 

狀態顯示:英文爛鴨子聽雷

因為3C產品被沒收,加上個人的英文相當爛,只能用畫的來幫助解說。首先收到傳票的人會到走廊集合,法官助理挑出約四十人左右,第一批進入法庭(如果沒有挑出適合的,就會再找第二批)。還好有鄭文龍律師、黃致豪律師的協助,要不然肯定睡死。

 

所有收到傳票的陪審團候選員在走廊等待蒙主寵召

再來法官會詳細的說明陪審團制度的由來、告知陪審團候選人國防、稅金與陪審團是人民的義務,之後介紹本案背景給所有陪審團候選人了解。本案的背景相當有趣,讓雖然聽不懂的我也戰勝了瞌睡蟲。本案源自1988年,生產掃描儀器的REI公司,疑似利用旗下顧問公司行賄地方首長與郵政公司的官員,致使郵政公司標案採用REI的設備,郵政公司政風人員發現之後控告廠商,但最後法院判決郵政公司官員有罪,但廠商公司負責人摩爾先生無罪。經過多年之後,摩爾先生想到回頭控告當時控告他的政風人員,於是有這次民事法庭。簡單的說,就是如果有一天,葉世文被判有罪,然後趙藤雄被判無罪之後,等到他百歲年老,突然想到,回頭過來控告廉政署官員一樣的道理。

法官陳述案情、讓陪審團候選人答題

 

法官陳述完案情之後,以是非題的勾選方式,讓陪審團候選人勾選30個題目,這30個題目由法官的範本與雙方律師共同設定,藉以篩選有偏見、對自己不利的陪審團。這30個題目大概是:一、有沒有認識被告;二、有沒有認識現場官員;三、有沒有聽過摩爾先生;四、有沒有聽過REI公司;五、認不認識其他陪審員;六、可能長達三星期的庭期有沒有辦法參與;七、能不能了解剛剛法官解釋的案情背景說明;九、有沒有自己在公部門工作;十、有沒有在REI等類似電子業工作;十一、是否具有主管身分(有權力解雇人);十二、有沒有當過陪審員;十三、有沒有朋友做過相關工作;十四、有沒有受過法律訓練;十五、有沒有經濟學背景或相關遊說經驗;十六、是否曾有被告身分;十七、有沒有當過證人;十八、有沒有被判過刑;十九、(忘記了);二十、知不知道甚麼叫做政府的不當行為;二十一、對於法官的指示有沒有困難;二十二、可否保證不用網路等工具自行調查案情;二十三(忘記了);二十四、是否認為被告的人基本上就有問題;二十五、有沒有擔任過執法人員;二十六(忘記了);二十七、有沒有宗教等因素導致個人無法參與審判;二十八、自己認為自己無法客觀;二十九(忘了)、三十(忘了)

陪審團候選人逐一進場,接受法官與雙方律師詢問過濾偏見

 

當陪審團候選人寫好是非題之後,法官助理把大家帶離會場,之後依序進場。法官與雙方律師會互相協調,針對陪審團候選人30題答案中,有問題的部分進行詢問。對於第一批的候選人之中,有明顯理由無法擔任陪審團的人,法官與雙方律師討論過後,就會當庭放人。比如說其中有人需要上課,無法擔任三星期的陪審員;有人早就安排好到遠處度過國慶連假;有人認識許多在郵局上班的人…。值得注意的是,討論過程中法官相當有耐心,針對細節問題一再詢問,而且與律師、陪審團候選人有相當良性的互動,討論的過程之爭,還不時有幽默風趣的對話。對於無法當場剔除的候選人,法官會向候選人解釋為何決定不剔除他。從早上九點半開始,中午一個小時休息,討論到下午三點半,才把有條件剔除的人選完,法官始終保持耐性,溫和有禮,每一次候選人進場、離場前,法官都會一在感謝他的耐心與貢獻。

 

之後法官給予雙方律師十分鐘的時間,紙上勾選,進行「無條件剔除」,也就是雙方律師根據30個問題的回答,可以決定無條件剔除陪審團候選人,在民事案件中,原告可以無條件剔除3人,依據無罪推定原則,保障被告被告可以無條件剔除6人。我認為,大家所擔心的偏見問題,在經歷過30問題的考驗、有條件剔除與雙方律師無條件剔除之後,剩下來的偏見因素就會少很多。比如說,「有沒有朋友在相關的公部門工作(這就會同情被告)的問題」,或是「有沒有朋友在相關電子公司工作(這就會同情原告)的問題」。值得一提的事,有候選人承認自己曾有前科,喝醉之後溜鳥遭法辦,法官與雙方律師認為不影響他對本案的判斷力,最後還是入選陪審團。 

 

最後確定剩下10名陪審員(五名白人、五名有色人種;三男、七女)之後,法官再次詳細說明本案原由,然後很有耐心的指導陪審員應該注意的事項,比如說應該要公正、不可以對外討論案情、不可以私自進行調查、哪些證據應該採用、哪些證據不應該採用、不要相信律師的陳述,要相信客觀的證據、證據重質不重量(比如說大老闆趙藤雄、不對,是摩爾先生很有錢,可以找很多證據,政風官員沒有錢,找不到很多證據)。最後再次向陪審團說明法官扮演的角色是保障證據得以公平呈現在陪審團前,還有告知陪審團原相關的法律原則,作決定的,還是陪審團,陪審團員應該客觀面對證據"keep and open mind"。

 

離開法院後,繼續討論

雖然大家都常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在真實的世界還真得是很困難。就算是同樣的罰金,罰在趙藤雄,不對,是摩爾先生身上,他可能只是覺得有點癢而已,不過如果罰在普通人身上,可能就受不了….ㄟ….房地產價格也是….。不過,經過今天的陪審團挑選程序之後,我突然認為,至少有可能作到在「法院之內人人平等」。相對於台灣法庭,法官或是檢方或是律師,在法院中跟人民有很大的權力落差。在陪審團制度理,由人民組成的陪審團有「權」審判,法官有「德」指導陪審團員應注意的法律原則,律師有「能」將證據轉換讓人民經驗可接受。法官、陪審團、律師相互需要,相互制衡,也相互尊重。加上無罪推定原則,對於被告也力求排除可能偏見,使用陪審團制度作,在法庭中作到「法院之內人人平等」,是有可能的。如果台灣有一天,真可以推動陪審團制度,法院就可以是人民開的,而不是某政黨開的。也或許,這就是陪審團制度阻力最大的原因吧??

DC特產、仆街的松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