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國陪審團制度第一天(英文爛,只能懂這麼多)

 在第一場課程中Carter教授認為,法律裁判最困難的工作,就是能跟生活經驗接軌。他表示,因為早期美國移民時期受到英國政治打壓的經驗,還有後來的種族歧視問題的反省,美國特別致力於建立公正的陪審團制度。陪審員的遴選不分學歷、年齡、職業,信任人民的智慧與這些因素無關,是真正實現自由平等的表現。

 

 關於陪審團是否會造成司法資源浪費的問題,Carter教授表示,2011年的統計,美國聯邦法院303,158件案件,採用陪審團的有3,424件,約1%左右。因為在陪審團審查過程,雙方律師必須提供證據,給對方互相驗證。在雙方沒有把握有足夠的證據力的時候,通常會同意協商和解,不會走到陪審團這一步。

 

Carter教授認為陪審團制度有以下好處:一、公民可參與司法判決落實民主;二、公民所做的判決,比較容易讓人民接受;三、因為陪審員自己都有工作,所以不會把時間拖久;四、平等尊重各種行業的智慧與生活經驗;5、偏見無法避免,但比起只有法官一人偏見影響案情,人多且不同生活經驗的陪審團比較可以過濾偏見。

 

法官只需要維持判決進度、讓陪審團員有舒適的研判環境、公平選出陪審員。至於人民是否有能力擔任陪審員,Carter教授說:法律不該用平民聽不懂的語言,要把法律問題講到讓陪審員懂,是雙方律師的責任。Carter教授建議,如果要在台灣推動陪審團,第一步是要用媒體宣傳,第二步找個地區示範,第三步選幾個案件示範。這點跟民間推動陪審團聯盟的方向差不多。

 

第二名講者Bazyler教授認為,陪審團制度比較不會有政治迫害的情形(或許是因為猶太人所以對於政治迫害特別有感覺),但是陪審團制度必須要有民主自由的社會作為支持,專制國家不會採用陪審團制度。

 

在蘇聯解體時,包含Bazyler教授等學者曾經試圖將陪審團制度引進蘇聯,但是蘇聯仍然處於「電話判決」狀態,高層一通電話就可以下指示判決,所有學者的努力終究徒勞無功。

 

Bazyler教授最後拿出引發洛杉磯暴動的警察毆打黑人的案例說明,通常陪審團判無罪之後,檢察官不可以再上訴,不過如果覺得州陪審團判決有問題,聯邦檢察官可以介入再進行起訴。當年警察打黑人,法官怕本地的陪審團不客觀,還轉移到別地辦理,警察獲判無罪後,引發全城暴動,聯邦檢察官接手此案,用另外的罪起訴定罪。

 

第三堂課是有過150次以上陪審團經驗的Keller律師說,在她這麼多次經驗累積下來,她認為各種生活經驗的陪審員可以互相交流,產出很好的智慧作為判決依據。根據研究指出,在平均學歷有顯著差異的地區所作的陪審團判決,並沒有什麼差別。高中學歷也可以作出精彩的見解。

 

Keller律師認為不同生活經驗,會讓案件的討論有更豐富的層次,她舉例新普森案,陪審員的經驗認為警方有可能用假證據栽贓黑人。或玩具大廠MATTEL想要用智慧財產為由,透過訴訟殲滅小廠BRATZ的案子,就不被陪審團的經驗所認同。她說:職業法官久了,難免有賄賂、升遷等政治壓力,相較之下,一輩子可能只參與一次判決的陪審團就不會有這種問題。雖然陪審團不是完美的制度,但是是目前最不受各種外力影響判決的制度。

 

Keller律師提出陪審團機制另一個貢獻,以福特汽車設計瑕疵為例,福特汽車不願進入陪審團程序後,就必須把瑕疵攤在世人之前,所以會比較積極處理賠償事宜。久而久之廠商就會因此較注重品質,間接保障消費者的權益。

 

關於陪審團還是可能有偏見的問題,Keller律師說,如果律師可以好好跟陪審團溝通,使得陪審團發現、反省到自己的偏見,對於案件的判決就會很有幫助。她說陪審團制度的基本信仰就是:寧願有罪的人被釋放,也不可以有無罪的人被定罪。 

 

 

第四堂課是擔任法院書記的Thomas Kao。他認為,法院不可能不出錯,如果案子只依賴少數法官,就算法官想要認真辦案,有限的時間與資源,都會讓法官因此誤判。如果有多一點人一起判斷,而且可能一輩子只審這一個案子,就會很專注,比較不容易出錯。Thomas Kao補充人民是否有能力當陪審員的問題,他相信,不論甚麼法律,都可以拆解成讓人民能懂得簡單邏輯

 

第五堂課是擔任過檢察官與律師的keven ,認為不論如何,陪審團總是為比較認同代表正義的檢方,對於辯護律師(特別是刑案)則比較存有敵意。雙方律師的工作就是要用人民能夠了解的法律語言,取得陪審團的信任,哪一方取得信任,就對判決有利。但是為了取得陪審團的信任,有時候會「表演」過度。

 

Keven認為,法官再怎麼微小的言語、行為,都可以影響陪審員的判斷,因此法官對於雙方有公平待度很重要。從這一點來看,撇開打假球的觀審制,就算是台灣採用參審制,都很難避免法官對參審員造成暗示或明示,影響參審員判斷。但是無論如何,12個人(常見的陪審團人數)的智慧,總比一個人好。

 

 

參訪團於下午3:00離開Fowler Law school,4:00返抵旅社稍作休息之後,5:00出發,6:00抵達,由洛杉磯聖東台灣同鄉會;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洛杉磯支部,台灣人化協會、洛杉磯台灣建國促進會,南加寶島青年陣線、台灣日報、加州柑縣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民主進步黨美西黨部、陳正義律師事務所、台美航太協會舉辦的陪審團演講餐會。

 

會中隊員分散各桌,與僑胞交流台灣目前社運狀況,台灣代表隊兵強馬壯,帥哥美女如雲,上台分享妙語如珠。最後鄭文龍律師率團與僑胞合唱愛拼才會贏,在座僑胞眼眶泛紅慷慨激昂,對於台灣前途更有信心,互道珍重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