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環境運動第二堂課(溝通遊戲)

我們正式第一堂課,我們來玩一兩個遊戲,請各小組集合,我們拿一張紙跟一盒蠟筆,現在開始,大家都不能講話,然後,請大家想著一個圖案,想好之後,請你就你想像的圖像內容,先畫一筆,之後再請下一個人,接著畫下一筆。十分鐘之後,我們來看看會怎麼樣?好,請各組拿著自己的作品上台,每個組員請說出心中本來想要畫的東西,跟一人一筆之後,變成甚麼圖形?環境運動裡面,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一個圖形,但是,一場環境運動必須有很多分工,分工下來的結果,可能就會差很多,你可以堅持把你的圖形畫完,不過可能時間不夠,於是你壯志未酬身先死。你也可以看看大家的圖形,把整張圖好好的串連,變得美麗,也可以惡搞得更醜。從這個遊戲裡面,也讓大家知道,要搞爛一張圖,一個運動,甚至一個國家,也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
第二個遊戲,本來應該要用積木,但是我買不起,還是用蠟筆。請六人小組拆成兩組人,請兩組人各推一個聯絡人之後,第二組到外面的教室。請第一組人用蠟筆畫下一個圖形,然後請第一連絡人,跟第二聯絡人口頭說明,圖形內容,然後請第二聯絡人,回去跟另外兩個人說明圖形內容,請另外兩個人用蠟筆畫下來。只有三次的溝通機會。我們再回頭來看看兩組的圖形會變成怎麼樣。是不是差很多?環境運動甚至我們日常生活也是一樣,每個人心中的圖像經過兩次的傳遞之後,就會變得一蹋糊塗,所以,從事環境運動,必須要想辦法讓訊息單純、容易接收、避免出錯,或是接到訊息時,多想一下,是否可能是錯誤訊息。很多時候,只是傳了幾次話,本來沒甚麼的事情,可能會慢慢變成不共戴天之仇。

為什麼一開始上課,要跟大家玩幼稚園的蠟筆遊戲?我想,我在跟大家講冠冕堂皇的環境運動前,有責任跟大家一起面對的現實,曾經集合社會善念的系所,一路風雨飄搖走到現在,大家一定肯定或多或少聽過,甚至說過,一些系所的問題。這個兩個很簡單的遊戲,是希望讓大家了解,就算只是簡單的幾筆圖案,經過傳遞,都會變質,這些問題,可能一開始,根本就不是問題,經過多次傳遞之後,才變成問題。但是,如果我們心中有一個圖像,希望大家專注在這個圖像上去努力,而不是被這些,經過負面傳遞之後衍生的問題所困擾。
 
我們今天要上環境運動,生態館的興建,就是一個台灣相當偉大的環境運動。在2000年左右,陳玉峰老師四處奔走演講募款,甚至賣掉自己的一棟房子,籌得四千萬,然後靜宜大學出資一億,開始興建生態館。當時社會各界的理想,是共同打造一個永世的燈塔,大家可以看一下當年陳老師在生態館落成時寫的文章:「打造永世的燈塔()方濟樓台灣生態暨人文資訊館命名誌」,如今看來,仍令人感動到起雞皮疙瘩,我們來看幾段文字,提醒自己,我們是坐在許多人的善心捐款上面上課,如果不做一些對社會有益的行動,小心屁股會爛掉。
 
20世紀是工技理性及其生產的社會結構、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等等,或所謂西方文明的盛世,也就是彷同地質史上,中生代恐龍獨霸的局面,迫使世界繁多其他文化系統,產生不等程度的質變與量變。而工技文明所帶來的刀刃兩面,一方面鼓吹利益極值、消費至上、開發、征服、殖民、拓展、成長,儼然形成「地球政府」的超級霸權;另一方面,此一超級霸權肆無忌憚地摧毀全球生態系,瓦解生物及文化岐異度,改造自然環境,耗竭利用數十億年來地球累積的所有可用資源,將之製造成垃圾及有毒廢物,終結全球命脈、迫害數十億年來地球的生命工程。毫無疑問,順著這條軌道,21世紀就是地質史現代的結束,而不只是人類的滅絕。
‧方濟生於1182年,往生於1226年,得年短短44載。很可能在1207~1209年間得到數次天啟,聖‧方濟從富商之子,投身十字軍東征,經歷階下囚、戰亂、社會動盪、貧病、悲慘中世紀的權力與政教鬥爭下的,人間煉獄的洗禮,乃至獻身事主,體悟人生無常與虛空,毅然擁抱神貧,從為豬傳道的試煉,到終其一身貫徹修建上主有形、無形的教會,為基督宗教的信仰,開創寬闊博愛的精義;他認太陽、風、火為兄,視月亮、星辰、水與大地為姊妹,他為飛鳥佈道,他感化野狼,他永不歇止的作工、乞討、照顧貧病、佈道、靜思、默想、祈禱、禁食、關懷一切上主之所造,從一無所有到擁抱所有,他「廢除了人類對一切其他受造物帝王式的宰治,而在上帝的創造中,建立了民主體系」(林‧懷特語),他打破了人與物的分界,他展現了所有生命的光譜。
就筆者創系、建館的初衷而言,「方濟樓」定位了名與實,更在掛牌運作、落成揭幕的今天,向天地宣告我們的重責大任。這棟大樓容納本校哲學研究所、生態學系所、台灣文化資訊室,以及台灣生態學會,奉《天主教大學憲章》為圭臬,結合生態學與價值哲學,奠基本土自然與人文,研究、教學、服務三合一,開創培育台灣自然文化大搖籃,試圖打造我靜宜大學永世的燈塔。方濟為名,永矢勿諼。
 
當時我讀東海大學大四,年紀跟大家一樣。剛好遇到台中市政府要蓋第二座焚化爐,就是在今天中科的地方,於是當時我們展開反對行動,但是,學生對於怎麼反對一座四十億的焚化爐,實在不知從何做起,所以,我們舉辦了一天的研習營,請老師來演講。當時,認識了鹿港反杜邦台灣最早的一批環境運動前被,粘錫麟老師,也剛好邀請到,對於研究環境倫理,並且關心環境荷爾蒙問題的鐘丁茂老師來講焚化爐產生的戴奧辛對人體的影響。
 
舉辦完研習營之後,2001121日,台中市政府恰好進行第二焚化爐的環評,於是我跟我們系上的學弟妹十二人,甚麼都不懂,就跑去市政府抗議。當時設計了一個行動劇,就是用各種可以回收的材料,做了一個焚化爐,請一個同學扮演超人躲在回收桶裡面,然後出來踹翻焚化爐,把裡面可以回收的東西收到回收桶,象徵,只要做好資源回收,就不需要花四十億元在大肚山興建焚化爐。當時,警察比學生多,然後一開始我們很害羞,只敢在市政府門口旁的停車場,然後,當時的記者我印象很深刻是盧金足小姐,還好心的安慰我們不用怕,站到大門口。因為有那一波的行動,讓裡面當環評委員的東海的老師,有更充分的反對理由,於是否決了焚化爐。事後證明,台灣資源回收做好之後,焚化爐面臨沒有垃圾燒的窘境。我們的行動,幫台中市政府省了很多錢,因為焚化爐是BOT,如果沒有足夠的垃圾燒,台中市政府還要補足錢給他們。
 
之後,生態所要招收第一屆的學生,而招生的條件之一相當的酷,就是要培養搞環境運動的人,甚至有一個理想如果可以真的搞一場環境運動,可以不需要寫紙本的論文。當年有一個在研究生中非常有名的口號,號稱要讓研究生永遠必不了業,現在回想起來,才了解這句口號真正的意思,是期待生態系所能隨時提供養分,讓學生回來充電、學習。可惜,因為許多因素,變成了研究生真的畢不了業。因為本來就是想要搞環境運動,所以就報考了第一屆的生態所。在系館還是一片黃土的時候,到靜宜生態所來念書。之所以能夠變成台灣環境運動的鬼點子王,很大的原因,是在這邊學到很多東西,這下次再說。
 
第一堂課的目的,是要讓大家知道,環境運動,只要訊息傳遞出問題,就很有掛點的可能。不論如何,我們是在一個很厲害的環境運動裡面上課,而曾經在這邊上過課的很多學長姐,就算已經離開,但還在各地為了土地而奮戰。有一次印象超級深刻,在某次反國光石化的環評大戰結束後,堅持到最後的四個人都是生態所的學生(我、施月英、甘辰宜、吳孟純)。如果要算曾經在這個地方上過環境佈道師、環境鬥士等課程,而投入環境運動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因為人太多,很難一一點名,大家可以上台灣生態學會的網站裡面的電子報,看看十幾年來,從高山到海洋,我們關注的議題。某種程度,我們確實有達到當時創立系所的理想,雖然還有非常大的努力空間。如果可以,希望我們繼續把這些共同的理想走下去。
 
最後,我稍微介紹一下,要大家分組關心的那幾個議題。核電、藻礁、石門水庫上游的森林與比麟水庫問題、苗栗石虎保育、台中大肚(精密機械園區、筏子溪、惠來遺址)、白海豚的保育、台東的美麗灣飯店。然後,我們一起拿不住美麗灣飯店的標語,一起拍張照,聲援可能在十月招開環評,讓東海岸很不美麗的美麗灣飯店。只要有心,自拍一張拿標語的相片,這也能是一種環境運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