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會人生之不簡單任務之觀新藻礁(等團體惠賜相片)

於是開始同鄭麗君委員、吳宜臻委員辦公室、與環保團體,進行搶救的工作,再安排一次公聽會與一次協調會,會中林務局與專家都覺得應該要劃設自然保留區,因為了解地方對於自然保留區會有疑慮,因此,團體還舉辦了一次大型的解說健行活動。算是有高度的共識,只是沒想到案子下到桃園縣政府的時候,桃園縣政府以拖待變,丟了一個一千萬的計畫,說是要做研究,其實是不想要負起保育工作。

 

 於是團體再次來L院開工作會議,田秋堇委員、鄭麗君委員親自主持,會議中得知驚人其實也不意外消息,千萬研究團隊的主持人陳@@,在工作會議的時候,語出不支持設立自然保留區主張。於是想起他當年湖山水庫的一段、還有李培芬在西濱道路的那一段。而桃園政府,看來是對那一段海岸,還沒有放棄把煉油廠遷過去的意圖,畢竟,如果桃園市四百公頃的中油煉油廠遷走,地皮肯定可以炒翻天,肯定可以讓炒家吃到飽。桃園縣府看來也不想對那些排放汙水的現有汙染源動手。荒謬的是,桃園又要發展號稱國際航空城,而國際航空城旁邊,是國際級的死亡海岸線,也算是台式黑色幽默。

 

根據長期研究當地藻礁,卻又被桃園縣府研究計畫強力排除的劉靜榆博士預估,如果汙染與漂砂繼續惡化,加上最近還發現水中有鍶與鋯的汙染,藻礁最快三年內就會滅亡,桃園可望成為台灣第一段死亡海岸線,等陳章波團隊結案,順便也幫藻礁結案,於是,必須加快保育腳步。

 

但是,中央不想主動介入,地方壓根不想做,民意代表更不可能得罪廠商,得標的保育學者陳@@計畫開始,就口出不支持自然保留區之語,也是相當難搞的案子。不過,今天討論了幾個策略。最近就會有行動,短期策略先不說,中長期的話,把藻礁跟國際航空城綁在一起,凸顯桃園縣府沒有國際觀,是一步;還有,要找一個代表性的物種來集合眾人的意志,然後規畫多一點環境教育活動,也是必要的工作。今天蔡雅營律師提案海兔,我是覺得不錯。「天上有玉兔,觀新有海兔」,「國外有海棉寶寶,台灣有海兔寶寶」,肯定相當有搞頭!!!至於,是否要搞公益信託,助理J提醒,可能會有副作用,可能要再評估。

派大星也很有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