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國光石化在國會內的戰鬥,讓大家知道,環團到國會第一線當臥底的重大功能

反對國光石化的運動中,藝文界、學界、在地農漁民、環保團體、學生、宗教界、醫界甚至學齡前的兒童都發揮了無比的力量。在反國光石化運動的最後一年,恰逢環保署在環評審查機制上創立專家會議,五大議題,大小會議共二十五場,尚不包含內政部區委會、石化政策環評、六輕十年總體檢等會議,曾有數次會議,甚至從早上九點開會到晚上八、九點,對於雙方心力與體力而言都是種考驗。因為道理越來越清楚,逐漸牽動社會更多領域的人士投入,於是有環評會議罕見的國中、國小學生登記發言;詩人、歌手演唱為國光石化議題而作的詩歌。當行政單位可以刊登廣告為國光石化護航的情勢下,對於反國光石化的社團,每一場小型會議都是一場戰爭,只能一步一步阻止開發單位的大軍進逼。

國光石化的戰場,也蔓延國會殿堂之中,反對國光石化的立委有:宜蘭反六輕運動20年一路走來的田秋堇立委;出身雲林,深知六輕汙染的劉建國委員;凝聚彰化在地反對國光石化的政治能量翁金珠委員,支持國光石化的立委有:彰化在地鄭汝芬委員、蕭景田委員、林滄敏與立委陳秀卿(已故)之夫,前立委林進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有趣的是,是國光石化決戰關鍵的2010年後半年,支持的鄭汝芬委員、蕭景田委員與反對的劉建國委員、翁金珠委員,各擔任社福衛環委員會(主要監督環保署、衛生署)、經濟委員會(主要監督經濟部、工業局)的召集委員,在環評會場外,雙方不論從群眾動員乃至法案、預算的審查,堪稱機關算盡、各顯神通。

雲林人有六輕多年的汙染,因此面對國光石化,地方上鮮少出現一面倒的支持聲音。但是,與雲林不同,國光石化正式進入彰化初期,開發單位與地方支持者士氣明顯大增,2008年11月14日,彰化立委林滄敏、鄭汝芬、蕭景田帶領經濟部官員至大城考察,力挺國光石化成為行政院重大經建計劃。2009年4月17日,國光石化進行第一次環評之前,在大城舉辦的地方說明會,全場幾乎是支持的群眾,立委鄭汝芬也到場發言支持國光石化,並且主張外來的(環保)團體沒有資格介入地方事務,到場了解的環保團體僅筆者登記發言,陳述六輕在雲林的危害,希望可以讓地方支持人士了解可能的危害。

在環評會場

2009年6月9日,轉戰彰化的國光石化以新案進行第一次環評審查,支持一方以彰化立委鄭汝芬、鄉代表主席蔡含、田頭村村長蔡啟瑞、西港村村長林明宗、縣議員洪進南及洪和?所帶領群眾,反對的一方則是立委田秋堇、環保團體與以地方漁民為主的社團,雙方隔著警方人牆對峙。通常第一次環評會經過幾次會議討論之後,決定國光石化應該進入第二階段環評、有條件通過或是不宜開發。但是,似乎有股力量希望國光石化早日成案,在會議前一天,就有進入二階環評的傳言,事後發展也如同傳言一般,僅開一次會議,就決定國光石化應補充十二項資料進入二階環評。

十二項重點為:1、應再評估對濁水溪口海岸變遷、地層下陷、漂沙、排洪等影響;2、應再詳細估算空氣汙染排放量、擴散模擬及對當地空氣品質之影響;3、應再評估選用最佳可行技術及最佳汙染防治技術,以達成汙染量最大削減程度;4、應再加強健康風險評估,並訂定因應對策;5、應再評估本案廢水排放對沿海水質及水產養殖影響;6、應再加強本案對地下水及土壤污染評估;並訂定因應對策;7、應加強評估本案對生態保育(如中華白海豚及潮間帶、濕地)之影響;8、應補充地區性配套建設之詳細規劃,以減輕對交通、噪音之衝擊;9、應補充本案水源供給規畫及用水計畫;10、應加強評估本案溫室氣體排放管理;11、應加強本案對社會經濟影響評估;12、應就本案區位適宜性另提替代方案。

從環保署會議紀錄可以看出,環評一開始,立委田秋堇就要求應釐清1、石化自給率過剩問題,2、應依照行政程序法召開行政聽證會,3、應先等石化業政策環評通過之後再進行實質審查等程序問題。這三個公部門、開發單位、環評會議始終沒有被解決的程序問題,也變成日後環評程序卡住國光石化的重要因素。 國光石化轉進彰化、再北移、變型,二階環評審查遇到三百多項專家提出的問題,逐步被歸納成中華白海豚、健康風險、水資源利用、海岸地形變遷等四大議題,環保署分成此四領域召開專家會議。但是,國光石化另一個關鍵問題「溫室氣體」並未被納入專家會議討論範疇內。在2010年6月11日第二次專案小組A組會議,田秋堇「突襲」引用能源管理法,要求開發單位針對溫室氣體減量製作能源使用說明書並進行評估,2010年6月18日第二次專案小組B組會議中,能源局以能源發展綱領尚未完成為由,認為開發單位不需提出能源使用說明書,但當日會議,在田秋堇的爭取下,主席蔣本基裁示增加溫室氣體減量第五個專家會議,使得溫室氣體排放問題,有機會得到社會各界公評。

五個專家小組會議,讓國光石化的環評戰場如神話中五頭龍,對支持或反對的雙方都是一大挑戰,但是在會議之中,針對各種爭議,確實能有專業上的論證機會。如白海豚專家會議中,各方專家皆認為國光石化公司所提出的「迴游廊道」,無法保證白海豚可以得到保育避免滅絕,但可惜的是,專家小組僅有建議權,並無開發案的否決權。會議中,雙方也時常發生言語衝突。如2010年5月31日第一次專家會議,針對海岸地形變遷討論時,經常到場支持國光石化的前立委林進春先生辦公室人員,指責環保團體為阻礙經濟成長的敗類,彰化縣議員面對支持群眾發言的時候,也喊出:「等一下不要放過環保人士」等言語,所幸並未引發暴力衝突。

在國會議場

國光石化開發案在立法院議場內也展開一連串攻防,在國光石化確定進入彰化大城初期,2008年3月4日,鄭汝芬、蕭景田等12名立委提案:『為加速推動「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經濟部應將本案提報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由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繼續參與投資,以利後續工業區報編計畫順利推動執行』。因為是橫跨藍綠兩黨政權的開發計畫,當時在國會除了少數立委如田秋堇等反對之外,並無太大反對聲浪。

筆者認為,民間2010年中,藝文界、醫界與學術界大規模的連署活動,是牽動立法院中反國光石化力量的主要原因。特別是學術界超過一千名學者連署反對國光石化,最重要的有莊秉潔、詹長權、吳焜裕教授研究指出六輕與國光石化汙染加成的健康風險過高;陳吉仲、周桂田、蕭代基教授研究指出國光石化外部成本大於其創造的產值;李遠哲、柳中明教授從氣候變遷觀點反對台灣繼續發展高碳產業;陳章波、翁義聰教授認為國光石化對濕地與白海豚有毀滅性的影響;被視為與執政黨關係良好的李鴻源教授,也認為國光石化所在地為嚴重地層下陷區,不適合興建廠房;中研院長翁啟惠認為政府應該舉辦正式的行政聽證會,讓國人了解爭議所在。另外,六輕連環氣爆與行政院長吳敦義「白海豚轉彎說」,更凝聚各界反對國光石化的力量。

面對學術界釐清國光石化爭議的聲音,加上環保團體,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王佳真小姐等人統整各方資料,多次到立院陳情,翁金珠立委於2010年10月28日擔任經濟委員會召集委員時,安排經濟部長針對國光石化進行專案報告,會中邀請專家學者接受立委諮詢,並在當次會議中提出臨時提案,要求工業局應在兩個月內舉行聽證會。2010年11月18日,擔任社福衛環委員會召委的劉建國委員與田秋堇委員聯手提案,要求環保署在國光石化聽證會舉辦、釐清爭議前,不得召開相關環評審查會議。當時,國光石化可能在2010年底、五都大選完後、總統大選前、對執政黨較無選舉壓力時通過的傳言甚囂塵上,因此環團克服萬難勢必要在11月13日發動遊行。在1113萬人大遊行中,「石化亡國」四個大字雷射投影在總統府時,各界反對國光石化的力量達到最高峰。

雖然環保署並不遵循劉建國、田秋堇委員「聽證會前不得召開環評會議」的提案,在聽證會前12月3日舉行第三次專案小組審查,當天立委翁金珠到場提醒環評委員、工業局(局長杜紫軍當天在場),之前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已做成決議,應先舉行聽證會再舉行環評會,她要求12月3日當天不得做出審查結論,當天主席、台大環工所教授蔣本基教授,裁示應先舉行聽證會後,再舉行第四次專案小組審查。筆者認為,雖然事後,工業局舉辦的聽證會草率結束,翁金珠委員雖於黨團提案時機提出再辦聽證會,卻因絕對多數執政黨立委反對,而無法成案。但這先前兩個立法院的決議,成功讓反國光石化運動度過2010年底、最危險的關鍵時刻,讓社會反對國光石化V.S.經濟發展的民意達到「黃金交叉」。

2010年底關鍵性,從行政部門的反應可以看出,環保署幾乎每周都安排國光石化相關會議,工業局甚至於9月4日、5日,接連兩天,在各大報,用公帑刊登半版不具名廣告,名為宣傳石化業重要性,實則幫國光石化背書。開發單位也開始尋找學者的支持,如國家衛生研究院溫啟邦主張二手菸的健康風險遠遠高於國光石化,台大農經系徐世勛教授認為國光石化的「外部效益」遠遠高於「外部成本」等。工業局更是在2010年9月14日召開石化業健康風險研討會,主要引用溫啟邦的理論,認為國光石化對健康影響不大。當次會議與會者都是石化相關業者,連溫啟邦也曾在美國的石油公司任職過,並未邀請環保團體,但田秋堇委員得知消息之後「單刀赴會」,在沒有其他學者與團體的奧援、也沒有媒體的報導之下,以當年宜蘭反六輕至今的經驗與各方辯論整個下午。

面對行政部門支持國光石化的力量,立法委員也在預算審查的時候加以監督,如工業局刊登暗挺國光石化廣告乙案,田秋堇立委在經濟委員會提案,刪除工業局「輔導石化工業升級轉型計畫」預算2,978.5萬元。針對環保署環評會議中環評委員利益迴避問題、資訊公開問題、民眾參與問題凍結環保署綜計處環境影響評估業務2,114.9萬元預算的1/5。針對環保署因中科三期爭議,耗用10萬公帑,建制會議室木牆,阻礙民眾參與環評,黃淑英委員特別也提案刪除10萬元,尤令筆者印象深刻。雖然有些預算提案金額不多,但可見在國光石化案上,立法委員對於環保署的預算監督上,連細節都不放過。

因為有這些預算案的限制之下,民間團體在參與國光石化的環評過程中,跟其他政府單位類似會議相較,遭受的阻力少的多。特別是資訊公開與環評委員利益的部分,因國會在相關預算上強力監督與網路媒體科技,使得環評委員的言行會被社會各界(特別是學界的同儕與學校的學生)所檢視,所以對於國光石化環評資料的監督更加嚴謹,乃至最後作出不願背書的「不宜開發與有條件通過兩案併陳」結論。

在抗爭現場

國光石化另一個關鍵,則是雲林沿海鄉親的參與,主要的原因之一,是詹長權教授的研究確定了六輕營運十年間對雲林沿海居民健康的影響,與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的研究相互支持。加上六輕連續氣爆與88風災之後,各界對於溫室氣體引發的環境災難(特別是彰化雲林地層下陷地區水患問題)更加重視。如果國光石化到彰化,下風處的雲林不只無法收取任何稅金,更要承擔多數的健康風險。因此國光石化的環評過程,雲林鄉親、雲林縣長蘇治芬與立委劉建國也時常出席環評會議表達反對意見。在2010年彰化927大遊行、台北1113大遊行、彰化1214反對假聽證會遊行、2011年彰化125大遊行與2011年4月3日反國光萬人餐會中,蘇治芬縣長、劉建國立委與雲林鄉親成為最堅強的力量。

另一面,立委鄭汝芬、立委林滄敏、立委陳杰帶領的支持者,也在2010年9月9日,動員近百輛遊覽車,到環保署支持國光石化興建,當日環保團體也立刻反擊,到總統府前舉辦記者會,要求總統召開全國辯論會。在2010年12月14日於大城舉行的聽證會中,雙方也動員數百民眾發生激烈衝突,也凸顯工業局急就章舉辦的行政聽證形同虛設。

值得一提的是,在反對國光石化的運動中,除了大型的集結抗爭之外,環保團體為了匯聚更多力量,也為了讓每一場的大小環評得到媒體報導,紛紛發揮創意舉辦許多活動,如巧扮納美人、世足賽章魚哥、針灸銅人、折壽死神、黑心財神、中元節百鬼、媽祖、水族生物、全民信託認購大城濕地、白海豚盃路跑、反對國光石化股東運動、白海豚大甲媽祖遶境、農曆年帶白海豚向馬總統領紅包…等,甚至在似乎與國光石化無關的七夕情人節,也舉辦珍愛白海豚情人夜。在這些活動之中,立委田秋堇最常到場聲援,因立委身分,常緩和了警方與團體間的緊張關係,也為活動帶來加分的效應。

小結

國光石化投資規模高達六千多億、勢力龐大,反對運動能夠成功,天時、地利、人合缺一不可,在監督行政部門秉持行政中立、確保人民益見得到充分表達的工作,唯獨立法委員得以執行,對於反對國光石化的民意,田秋堇立委、翁金珠立委、劉建國立委扮演最關鍵的角色。對於支持國光石化的關鍵民意代表,則是鄭汝芬、蕭景田、林滄敏、林滄敏與立委陳秀卿(已故)之夫,前立委林進春。筆者恰於此時由環保團體轉任國會工作,與環保團體裡應外合,準確掌握關鍵行動與監督時機,運動過程中,許多策略是以往在環保團體時從未想到的。這段日子的經驗讓筆者深感,民間團體若能更加熟悉國會運作,對各種弱勢議題將會有很大幫助。

與台灣反五輕、六輕、七輕、國光石化雲林階段等運動皆曾發生過暴力衝突事件相比,國光石化彰化階段在2011年4月22日地球日當天,馬英九總統親自宣布最主要股東中油公司退出國光石化開發案後,和平終結了六年來的爭議,堪稱台灣民主社會與環境保護意識更加成熟的指標。國光石化終結當日,支持國光石化的彰化立委陳秀卿女士也因肺腺癌不幸病逝,令人不禁感嘆,支持一方或是反對一方,也都自認為愛鄉愛土,誰對誰錯,實非筆者所能妄論,或許只能如同後勁反五輕、宜蘭反六輕、七股反七輕一樣,留待漫漫歷史定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