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會工作日誌,深澳電廠卸煤碼頭

番仔澳,位於基隆碧砂漁港附近,近年來被熱愛浮潛的朋友稱為東北海岸的祕密花園,因為有美麗的珊瑚礁生態,所以海洋科學博物館選擇在那邊設立,海洋生態連結九分金瓜石的人文歷史,可以為附近帶來可持續發展的商機,卻因為台電深澳電廠擴建後,每日一百六十萬千瓦的發電所需,必須破壞珊瑚礁海岸,興建一千四百公尺堤防與佔地八公頃卸煤碼頭。這個案子因為地方居民的團結抗爭,台電被監察院糾正,且被裁定不應編列碼頭預算,沒想到99年預算中竟然出現碼頭的科目,因此基隆鳥會李正仁先生投書到委員信箱,我則立刻進行本案的相關資料的研究,也請教曾經報導此議題的友人公視于力平製作人。
 
其實,如果只是卸煤碼頭的話,這是一個連經建會都說未必須要的開發案,因為可以藉由蘇澳港以鐵路運送煤炭到深澳電廠即可,不只可以增加蘇澳港的使用率,也可避免天然海岸被破壞,在此案令我有種精神分裂的感覺,因為台電突然變的節能減碳並且尊重民意,台電聲稱使用火車運煤會增加碳排放量,其實興建那個超級海堤的碳排量,等於火車運輸三十年的量;台電也「尊重民意」聲稱,鐵軌運輸會打擾部分社區,其實如果把卸煤碼頭七八十億的經費,做好隔音工程與回饋機制,根本不會有人反對…。我想,台電要的不只是碼頭,還貪圖伴隨港口建設的煤灰填海區。俗話說:「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那個瀉藥」,在地是狹窄的東北海岸擴建火力電廠,衍伸出原料與廢料運輸問題,本身就是個愚蠢的決策,如果為了錯誤的政策,明明有替代方案,卻只因台電「方便」而犧牲珊瑚海岸,那就是更加的荒謬。
 
因此年假前一天,奉老闆之命在東北季風風雨中,請基隆鳥會李正仁大哥,帶我繞了一圈,也有幸請教海科館施研究員一些生態問題,站在海科館的辦公室眺望著番仔澳海灣,想著如果未來被十公尺高的堤防所包圍,縱使堤防本身再多的美化,也是一個可怕的災難。因此心中下定決心,這個開發案,怎麼樣也不能輸。跟辦公室同仁討論過後,認為立法院開議那幾天,會是一個很好的時間點,因此跟李正仁大哥建議,可以在2月24日到立法院與行政院陳情。基隆的民意代表也很團結,當天不分藍綠,許多議員都到場反對卸煤碼頭,立法委員,老闆田秋堇、蔡同榮、高志鵬跟國民黨謝國樑都到場聲援。最後在行政院請願接待室裡,台電才說會把卸煤碼頭預算,放到統刪之中…,如果沒有民間的自主力量,很可能就這樣被混過去。
 
到國會之後,更加見識台電的勢力龐大,我愛番仔澳聯盟新聞稿剛發出,台電就到國會辦公室找委員報告,態度謙和、講的頭頭是道,還好當天有位熟悉當地生態的朋友來訪,請他隨後跟老闆報告真相,否則也不無被唬弄的可能。雖然今年暫時解除危機,但還是需要持續的抗戰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