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陳秉亨個人的社會運動見解與心情筆記。
  • 16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面楚歌的台灣白海豚保育之路



令人憂心的,不只是環保署為了開發單位用心良苦,連國內鯨豚保育學者,似乎也不願得罪政府與開發單位,在白海豚的調查中,畫出兩個白海豚分布的"熱點",卻硬是跳過彰化縣海邊,而我直覺,後面似乎有一股力量,想要幫彰化眾多開發案避開白海豚保育問題的干擾。國內的鯨豚專家,似乎忘記台灣的白海豚,在國際保育標準裡面是屬於瀕臨絕種的生物,光維持現有環境,牠們還是會步入滅亡的命運,何況是台灣增加這麼多的污染開發案,其中又以填海四千公頃的國光石化為首。

白海豚不只是一種生物,他是台灣西海岸生態的指標物種,白海豚的滅絕,也代表西部沿海環境嚴重汙染、百姓健康受到嚴重影響、漁民的漁業資源的徹底瓦解,與台灣人土地倫理的徹底墮落,目前台灣的白海豚族群可能只有九十隻左右,只要每年死個一兩隻,就是整個族群的重大損失,今年已經有一隻海豚因為拖網船的漁網纏繞,在苗栗海域溺斃而死(海豚用肺呼吸,因魚網纏繞而無法呼吸)。但視角拉回地方,彰化政客,藍綠兩大縣長後選人,全部支持國光石化,台灣似乎再也見不到像當年陳定南先生反六輕、蘇煥智縣長反七輕一樣,為了給土地更永續的規劃,不惜賭上政治生命與財團、政敵對抗的政治人物。

加上環保團體內部也是有一些問題,不只無法整合資源,還有人猛扯後退,就像最近我被自稱台灣生態學會志工(不過根本不了解學會工作),在網路上匿名抹黑的事件,有趣的是,今天在環評會議,有環保界的先進,還想說服我回到台灣生態學會,可能是他們覺得,自從我離開之後,學會的戰鬥力就大大的減少。開發單位、政府、學者、加上心中的難題,全部的困境加起來,對於台灣的海洋寶貝的存活問題,實在是想不出任何可以突破重圍的方法,媽祖魚保育聯盟必須重新調整作戰策略,要快,要快,但是我的智慧、體力、毅力卻好少好少。忙了一天之後,回到國際工作會議住宿飯店,近午夜,彰化環盟蔡嘉陽學長,冒著氣到吐血的風險,看著明天大肚攔河堰環評報告,媽祖魚保育聯盟秘書,埋首擬著周五記者會的內容,而皺著眉頭寫著文章的我,突然可以想見項羽被圍堵垓下,聽到四面楚歌時悲詠著: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的心情。而我也想長嘆:白海豚阿,我該怎麼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